另一位我很喜欢的导演斯蒂芬斯皮尔伯格这样评论希区柯克:“在悬念片和恐怖片领域,希区柯克称得上当之无愧的开拓者……《后窗》便是希区柯克悬疑影片的代表作之一,他制造出了恐怖和悬念的气氛,形象地发掘出了每个人内心深处隐藏着的喜欢偷窥的心理”。可见这个矮矮胖胖的英国老头已经被当今大导演奉为标杆人物。

从《惊魂记》看希区柯克
第一个镜头是凤凰城的全景,然后慢慢拉近到城中一座楼房,接着是窗户,最后出现房间内的情景。这种拍摄手法给观众带来一种奇妙的心理,即偷窥心理。希区柯克曾差点接手《泰坦尼克》的拍摄,他说:第一个镜头是一颗螺丝钉,随后镜头拉远出现船身、船舷、船帆,然后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赫然出现在大海中。
玛丽安逃跑的路途中是导演开始营造悬念的过程,到达宾馆后被杀死,悬念进一步刻画,到底是谁杀死了玛丽安?是神经质的房东,还是房东口中的未曾谋面的母亲?
悬念还没停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接着一个侦探被杀,玛丽安有关的人找到旅店。
一个悬念还没有解决,又产生另一个悬念,很多悬念交织在一起,在剧情发展过程中这些它们依次解决或者在高潮部分一并解决。惊险片往往采用这样的结构,比如《西北偏北》。
我曾在《希区柯克经典作品集》中看到过一个例子:四人坐在一间封闭屋子的牌桌周围,桌下有将要爆炸的定时炸弹,如何渲染悬疑的气氛?
希区柯克在解释”什么是悬念”时,曾举过这个例子:第一种拍法,只拍三个人聊天,没有交代炸弹的事,5分钟后炸弹爆炸了,观众只在爆炸的一瞬间感到震撼,其他时候并没有紧张感。第二种拍法,先告诉观众有炸弹,开始观众会感到着急,但是他们的耐心是有限的,既然知道炸弹早晚要爆炸,过一会儿就没有兴致了。希区柯克采用的是第三种拍法,先告诉观众有炸弹,然后拍三个人坐在椅子上聊天;聊了3分钟,一个人说走吧,这时观众特别高兴,但另外两个人说不行,要再聊一会儿;又过一分钟,两个人说要走了,观众在心里说你们赶快走吧,第三个人说再等一会儿吧;剩下的一分钟,不管炸弹是否爆炸,都能吸引观众的注意力。
这就营造了一种非常的悬疑的气氛,将结局展示给观众(即结局的可知性),对过程的渲染使得整个悬疑气氛达到使受众身临其境之感。毫无疑问,希区柯克是伟大的悬念大师,他的作品影响了好莱坞电影的基本感觉:戏剧化风格和古典叙事风格。
《蝴蝶梦》是他进入好莱坞的第一部作品,该影片并不如他之前的影片那样具有强烈的悬疑气氛和鬼魅之感(《惊魂记》),而是讲述一个心理故事,悬念并未强烈的刻画内容也并不十分惊悚,可是该片确实成为了希区柯克进军好莱坞的处女作。
希区柯克最喜欢的男演员是出生贫寒却有天然贵气的罗伦斯奥利弗,演过男病人哈姆雷特的–洛伦斯奥立弗说:“我希望在死后能够见到REBECCA,我和她共同主演了震惊世界的《蝴蝶梦》而我从未见过她…”希区柯克对演员的要求出奇高,他不允许人有任何人质疑他的权威,他有句著名的论断——演员都是牲口。(我认为不是这样粗鲁的说,洛伦斯奥立弗的前妻在动物园的牲口前挂上牌子,写上各个演员的名字,是一种调侃,大师把他们当动物。),这是出色导演需要具有的能力,对剧情节奏的把握,讲述故事的能力以及对演员收放自如的控制力。对演员的挑选上也体现导演个人的癖好,《后窗》、《鸟》、《蝴蝶梦》、《惊魂记》等等,金发女郎是不变的画面,他总喜爱在阴郁恐怖的背景下画上阳光明媚的金发女孩。
伟大的导演们总有一种邪乎的情结,希区柯克喜爱眼神清澈明媚的金发女郎,他说金发的女子多么适宜谋杀,但在《蝴蝶梦》里,他也没办法创造这样一个女病人的形象出来,谁也没有见过她,REBECCA,他选的女演员都美艳不可方物,诡异而炫目。
希区柯克对蒙太奇的运用是非常受人瞩目和追捧的,《惊魂记》中玛丽安被杀死的几个镜头成了永恒的模仿典范,心理蒙太奇和长镜头的巧妙运用(见《蝴蝶梦》中对女主角的窥视rebecca房间的画面以及《惊魂记》中男房主与玛丽安的对话剪辑),还有阴森昏暗的画面。
他曾肆无忌惮的在自传中谈到《杀死一只知更鸟》的男主角如果是罗伦斯就好了,格里高利派克跟他比差太远了,一点不考虑派克的感受,他们说罗伦斯奥利弗的背都会演戏,于是之也是这样的,演茶馆,文化底蕴深厚。
悬念大师都是节奏大师,节奏就是生命。首先,对剧情以及演员收放自如情节流畅,就算是可观性的电影了,能够传世的电影是具备衍生价值的,所谓衍生价值我粗略认为是对人性的探讨。希区柯克、库布里克以及波兰斯基,都是伟大的节奏大师,周星驰《功夫》中杀人王在夜晚出现的滚滚血水就是在向《闪灵》致敬。《魔鬼圣婴》是波兰斯基成魔之作,为此他付出了家人的生命。
能传世的伟大导演的作品必然是节奏情节演员结合的如同雷电一样紧密,莎士比亚说:“脆弱啊,你的名字是女人。”希区柯克说:“脆弱啊,你的名字是恐惧。”
时光就像水中刀,剃刀锋利,越之不易,智者有云,得度人稀。

最近一直在恶补希区柯克的电影,从《迷魂记》到《群鸟》到《深闺疑云》、《蝴蝶梦》、《西北偏北》、《爱德华医生》、《第39级台阶》、《后窗》等,真是越看越无法抑制对希区柯克悬疑拍摄手法的喜爱,以及对悬念叠加的故事情节的着迷。尽管电影里各色金发美女无一不反映出希区柯克特有的审美情趣,但这些娇艳而美丽的花朵所散发出的让人同情怜爱的气息,却真的是让观众心悸而着迷。特别是《后窗》里的格雷斯
凯莉,她的美丽与精湛的演技不仅推动了剧情的发展,还让观众在那么一丝怜香惜玉的情感中,对故事的最终结局倍加期待。
 
明星八卦:浅看希区柯克,推理悬疑剧的小清新。《后窗》采取的拍摄手法非常有趣。它跳脱开了第一人称的叙事表现手法,而是让主人公以第三者的姿态来展示整个案情的发展,并设置悬疑。导演很有心的埋藏了几条有趣的悬疑线索,并在一个封闭区域内通过几个不同的“后窗”来着重表现,并把真正的凶案线索埋藏其中,让观众与男主人公女主人公一起去拨开层层迷雾去发现事实真相。
 
明星八卦:浅看希区柯克,推理悬疑剧的小清新。 在这个展示着人生百态的小院子里,有养狗的喜好浪漫的一对穷夫妇,也有刚搬进来的新婚白领;有乐于招蜂引蝶的舞女,也有落寞的钢琴家;有孤独矛盾的寡妇与热爱艺术的话痨老太太,以及那对心猿意马、矛盾频频的二楼夫妇。每一个在看似没有交集的生活中,实际上都暗藏着某种联系。当然,处于主角的这一户人家,也是这个封闭场景中的一环。如果不是男主人公对女人公的完美有些拿捏不定,眼神游离于窗外,也许也不会对对窗的一起“潜在的谋杀案”而提起了兴趣。如果男主人公不是名专业记者,也许观察力不会如此细腻,“偷窥”设备也不会如此先进。如果女主人公不是一个“时尚达人”也许他们也无法发现凶手杀人藏尸的“蛛丝马迹”。如果不是那对顶楼的夫妇养的小狗的意外死亡,也牵扯不出对这起凶杀案的更多怀疑。
 
导演是有趣地,把主人公与观众都放到了一个似是而非的情景中:他到底是不是凶手?他到底如何作案?如何藏密尸体?看上去的推理都对,但为什么找不到任何证据?仅有的几个证据也都是指向清白?到底是主人公想多了?还是观众自己想多了?这一系列的疑问就是在剧情所有线索一层一层剥开的过程中不断产生又不断被推翻与重塑。直到最后的阴差阳错导致的真相大白,才让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不得不佩服导演玩的一手好技法,但却也是看的酣畅淋漓。
明星八卦:浅看希区柯克,推理悬疑剧的小清新。 
笔者一直不愿意透露真正的凶手是谁,也是想给没看过的亲们留一个悬念。这种处于黑暗中被导演牵着走的感觉,会让你兴奋、惊喜、犹豫、反思、不知所措、但又急不可耐想知道结果。这就是悬疑剧的魅力,也是悬疑剧不定时“反转”的功力体现。

明星八卦:浅看希区柯克,推理悬疑剧的小清新。明星八卦:浅看希区柯克,推理悬疑剧的小清新。后窗这个电影的视角非常小,如其片名,多数时间摄像机都是从那扇窗对着外面拍。其实希区柯克之所以成为大师我认为有两个方面特别有天赋,一是对人性的把握,偷窥是人的本能,就像八卦一样,区别只在于欲望强弱,很多人本能的从窗口窥探邻居的家里,而且在被发现的时候会本能的躲闪,因为代入感太强,当杰夫瑞躲在窗帘后的时候观影人同样会产生被毒蛇盯上的僵硬冰冷的颤栗感。二是对电影节奏的把握,希区柯克的电影不会无聊乏味,通常他会很合理的安排疑点和高潮,而且他的电影萦绕着一种疑云重重的氛围无法复制,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在《后窗》这部电影中,不仅仅是就对凶杀案、男女主人公欲拒还迎的情感刻画。更是抛了一个社会命题给观众:偷窥他人的生活是否道德?对别人的生活我们外人是否应该插手?影片中的警探所表现出的应该是站在道德这面的一种态度:应该保护他人的隐私,不要只是因为怀疑而动用司法手段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但这部电影反映的却是一个通过这样一个偷窥,甚至格雷斯
凯莉为了寻找证据强行入室的非法行为而发现的这一场“犯罪”。这也许是导演或者编剧有意思地在探讨着这么一种“可能”,但也还是应了那句话“偷窥有风险,入行需谨慎。”最后主人公的两条石膏腿,也算是是一种警示与嘲讽吧。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