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很小的时候了,大概读幼儿园的时间吧。”晨子轩回忆道。

“愿意,愿意,”文夕激动的说着,连表白都这么霸气。

4

“不为难,不为难,我把我的红酒给你喝,而我呢,喝这个!”

子轩头也不回的就走了,留文夕一个人在原地不知所措,原来男生狠心起来,你什么也不是。

洗完碗,在帮他收拾带回来的脏衣服时,赫然发现衣服上面有好多泥土的印迹,有一条蓝色牛仔裤上还有两三个小小的破洞。

“干嘛拖我下水啊。”晨子轩抱怨道:“后来,阿龙上了北航,我在本地的三本大学读鸡肋的经管专业,而阿瑶这个高中不良少女,竟然改邪归正地成了一名模特,实在是出乎人意料。”

文夕害怕有一天她的爱会随着时间慢慢消失,这场恋爱成了一个人的独角戏。

模特走秀资讯 1

纸飞机飞到我的脚边,我捡起来,走到晨子轩身边,犹豫了一下后,把阿瑶为我折的纸飞机,狠狠地朝着夜空里飞去,眼神定定地看着它,随后,我转过身来,对晨子轩说:“走吧,请我吃宵夜,我刚才把饭菜都吐完了。”

【模特走秀资讯】我全心全意对你,纸飞机的故事。“不愿意就算了,我不强求你”

【模特走秀资讯】我全心全意对你,纸飞机的故事。子轩哽咽地接着说:“欣,你记得吗?我跟你说过,牛奶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谢谢你愿意一直等我。”

阿瑶发了喜贴给我,我才知道她要结婚了。

“不要走,好不好,我们不要分手好嘛?我做错什么了,我改还不行吗?”

“小雪,好名字。”子轩轻轻地摸了摸小雪的脑袋,“小雪,快叫姐姐好。”

此时,在众人的喧哗中,穿着抹胸婚纱的阿瑶缓缓到场,当她漫步走在玫红色的地毯时,身后的婚童们撒下玫瑰花雨,我竟一下看得呆了。

终于有一天,子轩对文夕说了分手,他始终还是不爱她,男人总是可以逢场作戏,即使不爱,也可以和你谈恋爱。

我软软地靠在阳台的秋千吊椅上,微风吹来,轻轻地摇晃着窗前的黄色风铃,发出“叮叮当当”清脆动听的声音。

“子轩,你说,成年人,就不能玩纸飞机吗?”

文夕哭着求子轩,她已经顾不得自己的形象,泪水打湿了白色的裙子,她拼命抓住子轩的手。

【模特走秀资讯】我全心全意对你,纸飞机的故事。“汪汪汪。”

“我们啊,是青梅竹马。”阿瑶说。

或许是因为感动,或许是因为子轩真的累了。

“欣,以后秋千吊椅就放这边阳台,你和小雪就坐在这里,悠闲惬意地晒太阳、看星星、看月亮,怎么样?”

(完)

哥哥告诉她,子轩之前谈过一个女朋友雪儿,是一个有个性的姑娘,弹吉他,跳街舞,与子轩真是郎才女貌,后来那女孩离开子轩,去了北京。

“轩,你辛苦了,一回来就要忙着给我做饭。我去拿红酒,我们喝一杯吧。”

我把白酒喝完后了,打了一声酒嗝,对他说:“我说过,不为难他的吧。”

01

“喜欢,可是,我自己都需要人照顾,怎么照顾它呢?”我一脸无奈地看着子轩,真的是又惊又喜。

飞机在我们之间呼啸而过,子轩说:“不行了吧,我们都长大了,纸飞机呢,是只能留在童年里的。”

文夕便从学校搬出去和子轩住了,洗衣做饭,她也乐此不彼,终于她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了。

【模特走秀资讯】我全心全意对你,纸飞机的故事。【模特走秀资讯】我全心全意对你,纸飞机的故事。202路公交车的路线,并没有经过子轩公司。他的这一反常行为,让我更加确信,他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我找来一杯大酒杯,然后让服务员叫来一白酒,咕噜咕噜地倒了将近半瓶,然后径直往喉咙里倒着,迫得没法,阿瑶的老公只好拿着我的酒杯,往嘴里喝着,红酒刚到嘴里,眼神一下变了,愣愣地看着我。

文夕明白子轩心里的不快乐,所以她从来不会要求子轩什么,只是默默的陪在他身边。

“敢情,你是派小狗来监督我呢?”我冲着他撇了撇嘴。

我点点头,转头望向旁边的女生们,无不例外地,全都花痴地看着这梦幻般的婚礼,有的在幻想自己的婚礼也能有如此的豪华,有的则拧紧身边丈夫的耳朵,埋怨他当初的婚礼太过寒酸。

子轩从来不跟文夕吵架,这种客气与相敬如宾让文夕开始害怕。

看着子轩眼里泛着七彩的光,我拼命地点头。

的确,是我该知道的,只是当时看到喜贴时脑里一片空白,根本没有想要问下一句的心情。

文夕是在哥哥生日的时候认识子轩的,那年文夕18岁,情窦初开的年纪。

“我想给你一个惊喜。买了房子,你家里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我想等房子装修好了,我们就结婚。我想我们以后可以在新房里生下我们的小宝宝,好吗?”

婚礼那天,我和晨子轩一起去参加婚礼,才知道原来阿瑶的婚礼很大,甚至还请了小型的乐队在草坪上演奏,酒宴中央放着一条玫红色的地毯,天花板上的水晶灯洒下晶灿光影。我一脸诧异地扯过子轩的胳膊,经询问才知道,原来阿瑶的丈夫对象是广告公司的老总,还是搞婚庆的,对待自己的婚礼自然马虎不得,就当作给自己的婚庆公司做宣传了。

她想总有一天,子轩会感动的,爱一个人本来就是卑微的,她愿意去等,她开始照顾子轩的生活。

太阳也不知几时已经下山去了,外面一片漆黑,一弯月牙儿静静地挂在墨蓝色的夜空。远远的看见繁星点点闪烁在天边。

婚礼宣誓结束后,我们一起在酒桌里把酒言欢,按照当地的规矩,新郎新娘都得每一桌去敬酒,尽管事先往自己的酒杯里倒进加多宝,但还是被阴险的亲戚好友们认了出来,示意他们俩彼此交换一下酒杯,结果新郎掩饰不住,只好硬着头皮地喝下一杯杯红酒,脸颊比杯里的酒还要红。

有一天子轩对文夕说“做我女朋友吧,我知道你一直喜欢我,以后让我来照顾你好不好?”

“你最近怎么这么忙?”我嘬了一口红酒,抬头看着他。

随后,我浑身虚脱地站了起来,试着走了两步,觉得自己还算能走。我把手伸进衣兜里,摸出那架纸飞机出来,望着寒冬凛冽的夜空,一颗星星都看不见。我按着机身,用力往夜空里掷着,不知童年里那架纸飞机,还能不能飞上天空。

玩游戏输了,大家让她选择亲吻在场除了哥哥以外的男生,羞涩的文夕一时之间有点不知所措。

子轩坐的电梯在八楼停了下来,我赶紧进了另一部电梯,按了楼层八。

阿瑶老公带着疑问,我说道:“是啊,当时我在公园里玩滑梯,由于那滑梯让我玩腻了,就到处溜达,想找些好玩的事情做。当时,我看到阿瑶和子轩在玩纸飞机,就凑过去,对他们喊,折错了,纸飞机不能这样折的,这样是飞不远的。”

模特走秀资讯 2

“喜欢吗?”子轩温柔地看着我问道。

“确切地说,我们是扔纸飞机时认识的。”我说。

文夕心里觉得委屈,子轩便安慰她说“傻瓜,你这么可爱,我怎么舍得跟你吵架呢”

我看见他眼里闪过一丝惊慌。但他马上笑着对我说:“欣,那天我在公司门口不小心摔了一跤。”

“晨子轩!你又来黑我!”阿瑶娇嗔道,惹得大家哈哈大笑起来。就在阿瑶老公休息完后,准备赶往下一酒桌的场子,我突然拉住他的手,说:“别走啊,我和你的酒还没喝呢?”

文夕终于等到了,一时之间小鹿乱撞,激动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轩,我也爱你!可是你知道吗,最好的爱,就是你在我的身边!以后有什么事情,都要和我说,好不好!”

结果,一阵寒风吹过,那架纸飞机敌不过逆风的吹袭,竟然往我身后跌去,这时,后面传来晨子轩的声音:“都成年了,还玩什么纸飞机啊。”

子轩也曾难过了一阵子,后来便与各种女孩暧昧不清。

苦尽甘来,我掩不住心底的兴奋,脸上绽出了灿烂的笑容。

“的确。”阿瑶老公发出赞赏的表情。阿瑶继续说道:“后来,我们一起在公园里折纸飞机,阿龙这家伙,连战斗机和滑翔机都折得出来,他对飞机一直情有独衷,连学的专业,也是北航的飞机工程,和他一比,我和晨子轩都逊毙了。”

“不会的,我相信慢慢的他会喜欢我的”

“嗯嗯,知道了,老婆大人。”

“不过呢,成年人,也有成年人的玩法才对。就像现在,两个大男人无聊地玩着纸飞机。”晨子轩揶揄地说。

她想尽一切办法跟子轩见面,那个帅气的男孩子满足了她对男朋友的所有期待。

“不告诉你!”

阿瑶老公定定看着我,一副感动地说:“我会照顾好她的。”

以后哥哥出去,文夕便缠着哥哥带着她,只是为了见子轩一面。

此刻,太阳正懒洋洋地斜照在我米黄色小碎花的连衣裙上。

“阿龙!跟你说过不为难我老公的啊。”

文夕是这些女孩中特别的一个,她单纯而又善良,她是真的喜欢子轩。

“唉,小傻瓜。”子轩挠挠脑袋,一把把我搂在怀里,笑着说,“本来,想等你生日的时候,给你个惊喜的,结果还是被你发现了。”

轮到我这边时,阿瑶事先让我们不要为难她老公,我们点点头,她老公估计是喝懵了,看到我旁边有个座位,就坐在我身边暂时休息一会,为了避免尴尬,他问我和晨子轩说:“你们是怎么认识阿瑶的?”

所有的日子都是按部就班的,文夕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在子轩眼里只不过是平常的一顿饭。

子轩看着她一脸憨样,笑得上起不接下气:“看来下次,什么都要备双份呢!”

“都说了让你趁早表白,你偏不听,这倒好,新娘被人抢走了吧。”晨子轩趁着夜风停下,捉住飞机往我这边用力掷着。

大家起哄说道“文夕,要不你就自罚一杯”

我始终相信,只要和相爱的人在一起,相互努力,互相奋斗,即使再难再苦也都会过去的。

“也是。”我叹了一口气,阿瑶,子轩和我,毕竟都长大了啊。

03

“快年底了,事情比较多。来,快吃。”子轩盛了满满一碗汤递到我的跟前。

阿瑶老公把手上的酒喝完后,朝着一脸担心的阿瑶悄声说,那是加多宝兑的,阿瑶这才放心下来。

子轩平时也对文夕照顾有加,可是文夕总感觉心里不踏实。

他见我眼里有隐隐的担忧,又接着说:“就裤子破了,人没事啦,你不要担心。还有裤子不要丢,还能穿。”

婚宴完后,我独自一人走出来,踉踉跄跄地来到一根电线杆边,终于再也忍不住,趴在电线杆呕吐起来,由于吐得太多,把刚才吃的饭菜都吐出来了。

子轩也会送文夕名牌包包,可是那不是文夕想要的,她想要简单的陪伴与照顾。

2

我趁着醉意,对她老公说:“阿瑶呢,是我和晨子轩小时候最好的玩伴,她很爱哭,一条毛毛虫都吓得浑身发颤,中考时由于成绩不好,考到一个尽是混混的学校,为了避免被欺负,她开始在身上纹身,带着耳环,加入班里的帮派,但其实没人知道她心里是多么害怕,后来呢,她终于当上了一名模特,经常三更半夜赶飞机去参加车展,当她一身漂亮地站在我们面前时,我们都差点没认出她来。尽管在我们面前,她总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但我知道,模特总有不为人知辛苦的时候,所以希望你,好好地照顾她,不要让她再哭了。”

那一刻,文夕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她抬头看了看身边的男孩,阳光而又帅气,还有他那温柔的眼睛,一眼万年,便爱上这个男孩。

“汪汪汪……”一声轻轻的狗吠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阿瑶恍然大悟地说:“对对对,我想起来了,当时我和子轩很不服气,觉得纸飞机就是这样折的啊,还能怎么折啊,于是阿龙就一副很拽的模样走过来,拿着我们刚折的纸飞机说,看,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纸飞机。说完,阿龙就把纸摊开,把飞机头压扁,然后折进里面去,随后,他把刚折好的纸飞机往空中用力一掷,果真飞得越高越远。”

爱情中的女孩哪有什么理智,她根本听不进去哥哥的劝说,一门心思只想和子轩在一起。

“欣欣,Surprise!”

“隆江猪脚饭,一份十块钱。”

“原来我这么多年的付出,在你眼里如此的一文不值,她回来了,她需要你,可是我呢,我又算什么。”


“要你管!”我转身说道,一说话,顿时酒味扑鼻。

“文夕,你是个好姑娘,可是雪儿回来找我了,你知道我一直放不下她,对不起,一直以来,我都把你当做了她的替代品,你跟我刚认识雪儿的时候太像了,你们都单纯善良,笑起来都有酒窝,忘了我吧,你一定可以遇到属于你的幸福”

3

纸飞机停在一棵白兰树前,我走过去捡起它,往晨子轩的方向掷着。深夜里,两个大男人在玩纸飞机,要是被朋友用手机拍下来,估计得笑死不可。

文夕便故意找男性朋友送他回家,子轩也不生气,还解释说,女孩子回家多不安全,我相信你的。

很快,我就在一家小公司找到了前台文员的工作,虽然工资不高,养活自己还是可以的。

“小气鬼!”我搂着晨子轩的肩膀,一同迈向深夜的街道。夜空里那架纸飞机,大概此时掉落在某个阴暗的地方吧。但是,我已经记住了它在夜空中飞翔的模样,那么,那架童年的纸飞机,就会在我的记忆里,不断地飞着,直到永远,永远。

哥哥劝她说,“你们不适合,你太乖了,子轩性子太野,他对所有的女孩都好,你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

子轩带着我在新房里转悠着,他说,这里要做一个吧台,那里要做一个飘窗,这边还要做一个卡座……

“你也该知道阿瑶的丈夫在做什么的吧。”晨子轩埋怨了我一声。

02

小雪看着阳台上耀眼的阳光,急忙扑了过来,刚拖的地板还有点湿滑,她四只小脚没站稳,小脑袋狠狠地叩在了不锈钢栏杆上,发出“嗷嗷”的叫声。

阿瑶在茶几上找到一张宣传单,照着童年的模样两三下就折了出来,然后对她的老公说:“看,这纸飞机的飞机头是这样的,很酷吧。”

“干嘛为难人家小姑娘,我来替他喝”子轩抢过了文夕手中的酒杯。

子轩和我是高中同学,因为他的家境并不宽裕,父母迟迟不同意我们交往。

“扔纸飞机?”

“小雪,都好几天了,你说哥哥怎么还没回来呀?”

子轩从屋里走出来,我来不及躲藏。就这样“怔怔”地站在他的面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